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典型事迹

腹有诗书气自华川大学子韩墨言闪耀中国诗词大会

来源/作者:四川大学报 张诗萌 浏览次数:(3602) 发布时间:2018/05/08

     

 “巨海纳百川,麟阁多才贤”,以蕴含川大校训的定场诗为开篇,我校文学与新闻学院2017级学生韩墨言登上央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三季争霸舞台,并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
本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赛制有所变化。从十余万报名者中层层选拔出的“百人团”,分为五大阵营,设立预备团,引入全新淘汰机制,使节目竞赛感进一步增强;在题型上新增“超级飞花令”环节,难度升级,精彩加倍,竞争更为激烈。

今年18岁,身高1米8,颇具古典气质的韩墨言,不仅通过了川大校内的初选,在四川赛区选拔中过关斩将顺利拿到“百人团”入场券,还在决赛中凭借“超级飞花令”的精彩表现圈粉无数,最终取得好成绩的同时,也让大家记住了这个来自川大的“诗词少女”。

惊趣起少年治兴

比赛中,韩墨言所在青年组强手如林,不仅有来自北大、复旦等名校的诗词达人,更有“第二届中华学子青春国学荟”形象代言人陈更这样的“超级选手”,能够从这一组中两次以第一名的成绩杀出重围,足见其深厚的诗词文化功底。

总决赛中,韩墨言以“百人团”第一名的优异成绩突出重围,和实力选手彭敏、任自豪、王天睿展开了“飞花令”和“诗词接龙”的激烈比拼。韩墨言先后淘汰了王天睿与任自豪,最终不敌彭敏,与冠军争夺失之交臂。但在决赛现场,韩墨言凭借强大的诗词储备量、良好的心理素质,在最为精彩、难度最大的超级飞花令对决中展现了靓丽风采。

“‘墨’是父亲希望我腹有诗书气自华,‘墨言’谐音‘莫言’,就是少说漂亮话,多做平凡事。”韩墨言在诗词大会中对主持人董卿这样解释自己名字的含义。一个人去北京参加录制、一个人去南京参加比赛,韩墨言总是显得独立大气、怡然自得。她说,这些都是诗词带来财富,而诗词,则是父母带给她的财富。

韩墨言第一次接触诗词,是在三岁的时候。那时候,韩墨言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,时不时就会在家里品茶谈诗论道。父亲有兴致了,也会教给韩墨言几句诗词,《木兰辞》就是韩墨言在父亲的教导下学会的第一首诗词。

虽然当时年仅三岁的韩墨言只能跟着父亲一字一句地学,并不知道自己嘴里念出的“关山度若飞”究竟是怎样一幅画面,但“这些朗朗上口的文字就像是不小心吹落的蒲公英种子,深深地埋在了我的心里”。

渐渐地,韩墨言开始不满足于等待父亲的教授了,而是自己悄悄地走向一本本古籍,一头扎进五言七律之中。

五六岁时背诵《钗头凤》的经历让韩墨言记忆深刻。“有一次,我在卧室无意间听见爸妈在聊这首诗,听起来妈妈特别喜欢这首诗,我就想着一定要把这首诗背下来。”六岁不到的韩墨言揣着“一定得让爸妈刮目相看”的小心思,翻身下床,悄悄拿出自己的电子词典,找到了这首词并硬啃了下来。第二天,打着心里的“小算盘”,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吟诵了这首词,一句“东风恶,欢情薄”着实让父母吃了一惊。想起父母惊异的样子,小小的韩墨言颇有些“得意”——“爸妈都很惊讶,但都挺为我骄傲。”

深厚的积累给韩墨言带来的不仅是亲人的自豪,不只是中学时就拿下的各种作文大赛的奖杯,更为她敲开了四川大学中文系的大门。

进入紧张充实的大学生活后,韩墨言也不曾放下诗词。“诗词是我减压的方法。”韩墨言说,她最喜欢的诗词是苏轼的《临江仙·夜归临皋》,“最初我是很喜欢婉约词的绮丽悱恻,直到有一天考试失利,随手翻开《宋词鉴赏词典》读到苏轼这首《临江仙》,读到‘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’,一下子就被这种豪气所感染,心情也就好了很多。”

诗酒趁年华

对于登上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舞台,韩墨言直言“这是一件偶然但又水到渠成的事情”。“看到很喜欢的比赛,就报名参加了,也没有刻意做太多准备,这些诗歌我生活里经常会背,应该说功夫在平时了。”

韩墨言登台那天,正好是她的18岁的生日,她说:“这份成人礼让我觉得很珍贵,因为诗歌总是让我感觉幸福。”

在生活中,韩墨言常被朋友们贴上“诗意”的标签。在她的QQ空间里,日常最普通的一条“说说”,也写得句式工整、对仗整齐,援引辞赋更不在话下。

但韩墨言觉得其实自己并不是“过得诗意”,而是把“诗句融入了生活”。韩墨言在生活中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,她喜欢摄影、喜欢美食,也的确喜欢引用诗歌。“但会用比较幽默地方法去引用”,韩墨言说,把诗意融入生活才是自己真正的爱好,“诗歌离我们并不远,它很接地气。”

进入大学后,看着身旁不少同学渐渐放下了诗词,韩墨言有些无奈,她坦言,“可能很多同学对诗歌的兴趣都在机械地死记硬背里消磨殆尽了,其实读诗和刷微博逛知乎一样,也是一种休闲方式,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去尝试一下这种方式,会有很多收获。”

结束录制返回学校后的韩墨言,专门去买了两本余秀华的诗集,“我想要再多和这个自己喜欢已久的诗人好好地‘聊一聊’。”

从三岁不求甚解地跟读到现在随性地在诗歌中徜徉,韩墨言说,在自己心里,每一首诗歌都是让人欣喜的,“我觉得这种求知欲让我很满足,不管是‘杏花烟雨江南’还是‘金戈铁马阳关’,这些都是很有美感的东西,让人心生愉快。”

“诗歌给了我很多,读诗就是给心灵注入养料,让它变得更加饱满、更加有力、更加坚强,去应对一切的爱别离、怨憎会。那种和前人心有灵犀的感觉,让我非常着迷。”韩墨言说,能以川大学子的身份参与这一场传统文化的饕餮盛宴,无比自豪。她表示,自己将在导师的培养下,不断提高文学诗词修养,努力做一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守护者、倡导者与践行者,肩负起新时代青年学人应承担的历史责任。“其实就像我选的那句定场诗——巨海纳百川,麟阁多才贤,我的母校川大藏龙卧虎,而我不过是其中涓滴,我想做的,就是汇入这片诗词的汪洋大海。”

(四川大学报5月8日电 张诗萌)